当前位置:首页 >避短 >中国以开放求解 全球产业链重构进行时厚此薄彼

中国以开放求解 全球产业链重构进行时厚此薄彼

2024-07-14 13:23:07 [铁板] 来源:攀达互联

  非市场力量正在深度影响全球产业链的中国重构。在日前举行的开放第八届全球智库峰会上,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非洲-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孟大为坦言来自非洲国家的求解全球担忧,担心出现两个平行的产业贸易投资体系、两个平行的链重产业供应链体系、技术体系。构进厚此薄彼

中国以开放求解 全球产业链重构进行时厚此薄彼

  他注意到,中国在中国企业承建的开放肯尼亚蒙内铁路旁,一些大国出于地缘政治目的求解全球要修建平行的公路。“非洲国家不想选边站队。产业”孟大为说。链重

  如何让贸易多边机制回到正轨,构进挂钩而不脱钩,中国是开放多位与会嘉宾讨论的焦点。在全球化智库(CCG)创始人兼理事长、求解全球国务院原参事王辉耀看来,面对国际社会出现的泛安全化的趋势,中国正以经济全球化对冲军事全球化,不仅倡议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、签署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,还申请加入《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CPTPP)、《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DEPA)等,“中国通过抓经济建设,以不变应万变”。

  他还提到党的二十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,预期将通过改革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,一览无余如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,如依托我国产业基础完整、制造业门类齐全等优势,拓展中间品贸易,让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上攀升。

  挑战

  关于如今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,不少专家都提及重塑、重构,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是绕不开的节点事件。

  “上一次全球化浪潮推动全球产业分工深化,全球供应链不断拉长,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,随着全球化退潮,全球供应链趋于收缩,原有的垂直一体化分工体系拆分为围绕主要制造中心的区域化体系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分析说,近年来,地缘政治冲突加剧,全球供应链加快重构,“美国以‘去风险化’为名,行‘去中国化’之实,我国稳定产业链供应链面临新的挑战。”

  他提到,全球供应链的形成和发展,是剖肝沥胆市场规律和企业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,用政治力量改变全球供应链体系会带来严重后果,如:增加生产成本、造成全球供应链体系紊乱;导致新的贸易壁垒,加剧全球经济碎片化;推高通胀水平,增大滞涨风险。“如今,贸易限制措施越来越多,已经影响全球经济增长。”王一鸣说。

  最近的一项对华贸易限制措施来自欧盟。7月5日,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加征临时反补贴税正式生效。今年以来,欧盟已出台多项对华贸易投资限制措施。

  “一些大国正把正常的经贸问题泛安全化,把地缘政治放在市场经济的逻辑之上,而且动用了行政手段推动脱钩断链、产业回流等。”世界贸易组织前副总干事、商务部原副部长易小准也注意到,近几年,一些大国以泛国家安全为由,推出各种违反世界贸易组织(WTO)规则的单边保护主义措施,“连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也无限期地‘瘫痪’了。”

  今年3月发布的狭路相逢《亚洲经济前景及一体化进程2024年度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显示,自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陷入困境以来,2013年至2017年全球平均每年出台约500项贸易限制措施,2020年这些限制措施增加到1500项,2022年又猛增至2800项,约是2019年的3倍。由于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被边缘化,目前已有29项国际贸易争端无法得到解决。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正式报告的“贸易关切问题”也从2016年的31个增加到2022年的130个。另据全球贸易预警机构发布的全球贸易干预措施统计数据,在2008年11月至2024年1月期间,各国政府实施的歧视性政策措施约为5.17万项,约为有助于商业活动的政策措施总数的5.2倍。

  “冷战思维(回潮)是今天世界经济碎片化的首要原因。”在易小准看来,导致全球经济碎片化的原因还有世界正在向多极化转变,以及全球经济治理的秩序正在崩塌。

  他直言世界正在从单极向多极化转变,但是全球的经济治理、经济秩序并没有走向多边主义。“我们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,我们所拥抱的经济全球化,其实是在二战之后的单极社会里形成的,但这种单极治理的格局和思维正与日益多极化的世界发生激烈碰撞。”

  以不变应万变

  如何应对经济碎片化对于产业链供应链的扰动,如何“挂钩而不脱钩”?王辉耀列举了不少中国实践。崇山峻岭

  他认为,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。一方面,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奇迹,越来越受到各国关注和重视。另一方面,中国通过加入更高水平的国际贸易多边协定,对冲风险。除签署RCEP外,中日韩合作国际论坛、中非合作论坛、中国-中亚峰会、中国-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等机制,都在促进国际经济合作。

  商务部研究院发布的《RCEP区域合作成效与发展前景报告2023》显示,自RCEP生效实施以来,多数市场主体对扩大出口市场、享受便利化措施、增加贸易机会、改善营商环境、利用规则享惠等方面给予积极评价,域内成员之间的产业链供应链合作显示出较强的韧性,促进区域经贸合作和经济增长红利初步释放,不仅东盟等RCEP成员受益明显,而且也产生了积极的忧心如焚外溢和示范效应,成为多重危机之下带动全球贸易投资增长的有利因素,有效缓解了世界经济“碎片化”的不利影响。

  王辉耀还提到超过20个国家申请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,后者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重要平台。“这是因为多国看到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在推动经济全球化、全球治理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。”在王辉耀看来,该机制扩围后,新成员能带来更广阔的市场和更多的要素禀赋,为金砖国家提供更多新的合作机会与发展机遇。

  世界银行统计的数据显示,按购买力平价计算,2023年金砖国家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三分之一,创下纪录,而七国集团经济体的比重降至29%。金砖国家目前包括10国,即巴西、俄罗斯、印度、中国和南非,以及今年加入的埃及、埃塞俄比亚、伊朗、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。自2006年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立以来,寡不敌众其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增长了10.2个百分点。

  向经济全球化逆流说不,很多目光望向中国。作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倡导者和推动者,中国通过各类展会平台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,分享中国发展机遇和成果,同时中国也是全球价值链的重要节点。

  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《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(2023)》显示,2017年起,中国成为亚洲的价值链中心节点,与德国、美国共同成为全球价值链三大枢纽。

  “解决全球经济碎片化问题,必须是各国特别是大国,回到多边合作的正确轨道。”易小准尤其提到大国要带头认真遵守WTO的规则,坚持在多边贸易体制的框架下解决贸易分歧。他以中美在WTO的合作成果为例说,WTO第十二届、第十三届部长级会议成果来自中美的幕后合作,中美之间仍有余地可以去合作,“但应当是在多边贸易规则之下,在多边贸易体制之内去合作。”

  “不发展是最大的不安全”

  实际上,不论是生死相依共享区域开放成果,还是以区域合作促进全球发展,多国正以实践诠释“不合作是最大的风险,不发展是最大的不安全”。在易小准看来,各国要回到多边主义和多边合作共赢的正确道路,首先是需摒弃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。其次,主要经济体需要理性平衡地处理好安全与开放、安全与发展之间的关系,防止掉入泛安全化的陷阱。

  “全球化虽然在退潮,但全球化发展趋势没有改变。”王一鸣表示,目前,国际贸易增速仍然快于全球经济增速,跨国公司海外资产配置比例、海外销售比例等指标也在提高。“从这个意义上看,全球化并没有终结。”

  他还从供应链体系的角度分析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意义。“从国际经验看,越是具有竞争力的产品,往往对国外中间品依赖度也越高,因为要用最优质的中间品生产最有竞争力的最终产品。”王一鸣补充说,嗤之以鼻随着某个行业在全球价值链地位上升,对外依赖度也呈现上升趋势。“这就意味着,要提升国际竞争力,就必须参与全球分工体系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“加快培育外贸新动能”的新增长点之一,拓展中间品贸易被写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。中间品贸易也成为如今国际贸易的主体、中国进出口贸易的主体。去年领跑出口的外贸“新三样”中,生产锂电池用到的电芯、生产光伏板用到的涂锡铜带即为中间品。

  《报告》显示,尽管近几年国际贸易摩擦不断,但亚洲在全球价值链产品竞争中优势突出,中国保持了在亚洲中间品贸易中的主导地位。2022年,在交易量最大的22种中间品中,中国仍然有20种处于领先地位,如橡胶轮胎,纸和纸板,纱线、纺织品及制成品材料,玻璃,各执一词钢铁材料,开关装置零部件,蓄电池等。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测算,2022年,我国中间品贸易占全球中间品贸易比重也跃升至15.2%,位列世界第一。

  “中国对东盟等经济体的中间品贸易额在大幅增长,东盟已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。”王一鸣分析说,一些跨国公司推行“中国+N”战略,在东盟设立生产工厂,促进中国对东盟国家的中间品出口。同时,中国部分终端制造环节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,也带动了中国中间品对外出口。“这种供应链的调整变化,既给稳定产业链供应链带来新挑战,也给中国在全球配置供应链体系带来新机遇。”王一鸣说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朱彩云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(责任编辑:中西)

    推荐文章
    热点阅读